星期三, 21 5月 2014 00:00

漫话金工艺

岁月的沧桑锈蚀在金属艺术品上浮起层层班驳,然而金属村质以它天然的无可比拟的坚固性,永恒地保留下了人类驾驭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和创造艺术美的才华。考古证明,远在公元前1万年左右,世界上已开始使用自然铜制作装饰品的历史。不同地域、不同史化背景中的不同民族,以各有侧重或突出的工艺技艺,创作了风格迥异、绚丽多彩的金属艺术精品。
星期三, 21 5月 2014 00:00

釜师|熊谷志衣子

昭和五十七年(1982),日本盛冈,62岁的铃木贯尔突然逝世。六年前,他刚刚从父亲那里继承了铃木盛久的名号,成为日本南部铁器铸造技艺的代表,铃木盛久工房的第十四代传承者。
星期一, 19 5月 2014 00:00

日本传统工艺精神(下)

日本工匠的身心都是须投入器物的两个支柱,简单地说,心的投入是以恭敬诚恳的心态对待职业和劳动,将它视为神圣的职责;以端正的态度严格遵守各项工艺要求,努力达到质量要求。端正的态度出自恭敬的心态。身的投入则是努力执行好每一个环节,不辞劳苦,不厌其烦,不投机取巧,以质取胜。日企中有一句话,如果花一个小时能够做完这件事,那么花两个小时做得更好吧。
星期一, 19 5月 2014 00:00

日本传统工艺精神(上)

日本的手艺人阶层和传统工艺精神伴随着“城下町”形成,阶层和身份的相对固化使手艺人安于职业,逐渐形成了有特色的传统工艺精神,顺畅的近代化转型较好地保留了手工艺传统。日本传统工艺精神具有全身心投入和高度责任心的特点,它的心理渊源是“诚”和“敬”,这种特质是日本民族独特的耻感文化的产物。日本传统工艺强调“他力之美”,这与日本“物哀”的自然主义传统审美是分不开的。“禅寂”(Wabi-Sabi)是日本最重要和最具特色的审美价值,他对日本工艺的价值取向有重大影响;柳宗悦在民间工艺中发现的“健康之美”可以说是“禅寂”的一种表现形式。生活方式等原因导致日本传统工艺以小和节省为美。重提日本传统工艺精神对处在制造业危机中的日本和需要重建工艺精神的中国都具有特别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