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1 5月 2014 00:00

漫话金工艺

岁月的沧桑锈蚀在金属艺术品上浮起层层班驳,然而金属村质以它天然的无可比拟的坚固性,永恒地保留下了人类驾驭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和创造艺术美的才华。考古证明,远在公元前1万年左右,世界上已开始使用自然铜制作装饰品的历史。公元前4千年左右又出现了黄金制品,古埃及人的黄金饰品和大型王棺,古波斯人的金杯和錾花银壶,古希腊人的青铜雕像,非洲伊费和贝宁人的青铜头像,南美洲印第安人的黄金制品,中国殷商时期的青铜艺术和大唐的金银工艺,明代的宣德炉,日本的高冈金工艺传统……等等,不同地域、不同史化背景中的不同民族,以各有侧重或突出的工艺技艺,创作了风格迥异、绚丽多彩的金属艺术精品。

从古至今,金、银、铜,铁等金属材料虽然化学结构各有不同,但相对较低的熔点,便于精炼铸造或锻打成型的优势,比陶瓷更加坚硬的品性,使它们熔进火中,熔进人们的手中;而日臻精湛的技艺则使其延展性得到充分发挥,不断创造出变幻无穷的造型。它熔进人们的精神世界,在如梭的光阴和信念追求中凝固于不朽的空间,成为人类自身能力与技术的体现,文明与艺术的典范和个时代、一种精神的标识。

金工艺术的特质在于它既不是单纯的艺术,也不是单纯的技术,而是工艺与技术、审美与艺术的完美结合。由此构成了金工艺的三个鉴赏要素,即材质、工艺和艺术美,三者高度和谐,缺一不可。倘若不懂金属工艺所特有的材质属性、工艺程序和技术要求,所谓的设计只能是纸上谈兵。倘若仅有金工技术而无艺术水平,缺乏艺术魅力和美感的作品必流于“匠、俗”之列。

好的设计,必须在构思上针对不同材质和不同工艺进行综合性的全面考虑,有效地将加工制作与最终艺术效果进行合理选择,编排出一套合适的程序方案。具体地制作或加工是施实方案的过程,作品的完成则是设计方案的终结。设计得愈周全,愈能直接带来运用自如和得心应手的创作快感,否则,盲目性必然增大操作的被动性。

固然在主观能动性上力求一件作品在造型、装饰、肌理、色彩以及适于特定环境和实用功能上,具有新的创意;还应意识到金属材质自身独有的美感和加工过程中,某些偶然因素也应归属设计的范畴。这种偶发的灵感,不仅是对设计的丰富和补充,而且也是作者智慧与艺术的灵性及审美情趣自然无拘、坦真直率的流露。

金的辉煌、银的高贵、铜的凝重,不同材质的特质属性,正是从不同质地和光泽中显示其审美个性与特征。重新认识并确立金属材质自身作为金工艺术特有的造型语言,直接从材质的美逼近金工艺术的本质,这是追求个性、崇尚多元的现代金工艺术的一大重要贡献。犹如一座宝库被突然打开,金属材质的语言内涵释放出奇丽的光彩,艺术家的个性亦在其中尽显风流。

材质的不同,要求加工手段和制作工艺也应有所不同,而不同的工艺技巧和加工方式又产生出不同的艺术效果。手工制作既可自然地保持着一种稚拙质朴的随意性,亦可精雕细凿、变化丰富,生动地表现出人类的心灵手巧和娴熟的技能。

因此,一件好的金工艺术品不仅需由诸多因素所构成,更要求其设计者具备很好的素质。了解、认识和掌握不同金属材质的性能与各种工艺技巧,诚需大量的实践来积累丰富的经验,而艺术素质的提高和修养的广博,则是一个更长时间的过程,甚至要付出毕生的精力。

 

Last modified on 星期四, 22 5月 2014 01:15
More in this category: « 釜师|熊谷志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