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9 5月 2014 00:00

日本传统工艺精神(上)

日本的手艺人阶层和传统工艺精神伴随着“城下町”形成,阶层和身份的相对固化使手艺人安于职业,逐渐形成了有特色的传统工艺精神,顺畅的近代化转型较好地保留了手工艺传统。日本传统工艺精神具有全身心投入和高度责任心的特点,它的心理渊源是“诚”和“敬”,这种特质是日本民族独特的耻感文化的产物。日本传统工艺强调“他力之美”,这与日本“物哀”的自然主义传统审美是分不开的。“禅寂”(Wabi-Sabi)是日本最重要和最具特色的审美价值,他对日本工艺的价值取向有重大影响;柳宗悦在民间工艺中发现的“健康之美”可以说是“禅寂”的一种表现形式。生活方式等原因导致日本传统工艺以小和节省为美。重提日本传统工艺精神对处在制造业危机中的日本和需要重建工艺精神的中国都具有特别的意义。

战国末期,各地大名将领地中的武士和工商阶层集中在城下形成了“城下町”。由于日本的城市只有领主居住的地方才有“城”(城堡),而市民则附居在城堡下的街区(町),因此被称为“町人”。日本的手艺人阶层是从农民中分化出来的,在“城下盯”中他们往往与商人混居在一起。江户时代的市民工商社会和消费的发展使“城下町”成为各个地方的居住、生产、贸易中心,手工业阶层在这个时代逐渐成熟了,现代日本的都市多是由那时的“城下町”发展而来的。

同中国一样,古代日本社会自上而下分为士、农、工、商四个阶层。士指贵族和武士阶层,还包括和他们平行的僧侣和神官。士是最高的阶层,统治以下的三个阶层,农、工、商三个阶层被称为“庶民”;在此之外还有“非人”,即被驱逐出社会的贱民,地位极其低下。工匠阶层包括所有的手工艺人,江户时代(1603-1867),社会阶层相对固定下来了,“职人”(手艺人)成为手工艺者的一个固定称谓,这个阶层逐渐发展壮大,形成了自己的规则和风俗习惯。

在手艺人阶层中地位最高的是刀匠,这是由日本的尚武风俗决定的。尤其在镰仓幕府依赖武士维持统治的政治体制确立以后,对刀剑的崇尚使得造刀剑的风气极为强烈。传说后鸟羽天皇曾招募名匠成立“御番锻”制刀,并亲自参与打造。日本历史上都把制造刀、剑看做是工艺中最有技术含量的职业,刀匠甚至有被封为大名称号的。刀匠以下地位较高,同时数量也众多的是木匠(大工,主要做木建筑),其他还有织工、漆工、陶工、金工等,手艺人的身份通常是世袭的。

在庶民的三阶层中,农民被认为是值得尊重的,武士也有不少从事农业劳动的,手艺人次于农夫,但被认为是正当的职业。同中国古代一样,商人相对受歧视,但就像农民和武士的活动有所重叠一样,手工业者从事经营活动会使他们偶尔与商人的身份重叠,但各个阶层一般都能安于身份。

阶层身份的固化使每个阶层的人安于自己的现状,以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作为实现人生价值的方式,日本人很少有僭越的想法,虽然手艺人在旧时的日本地位不算高,但手艺人自己也能接受这个事实并安于现状。此外,美的含义己经被规定下来,任何关于品位的讨论都是不允许的。法律规定了每个阶层能够享有的物品,人们需要做的只是将他们的造物更加完善。

在日本传统社会,手艺人在职业性格的追求上有以下的特点:其一,对自己手艺的要求极其严格,以期能够达到极其自信和自豪的程度,在代代相传的所谓世家中,对继承人的训练甚至从三四岁就开始了,手艺人的人生目的一般就是追求成为名匠,因此,对技艺的追求极为执著。整个手艺人阶层都有着崇尚苦修的传统;其二,不看重钱财,追求洒脱,有钱就花,没钱穷挨,不拘小节;其三,传统手艺人追求豪爽,讲究有求必应,有时甚至为了替人分忧而不惜名声。

这样看来,手艺人的职业性格有脱离名利的诉求,颇有江湖侠客的情怀,与他们的身份看似非常不合。这种倾向一方面来自日本传统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武士道精神。民以士为高,武士精神就不免成为工匠阶层的精神诉求方向,尤其在与武士接近的职业中,传统工匠表现得颇有武士风。另一方面,这种性格倾向源自一种自卑与自尊扭曲结合的心理,大部分手艺人地位不高,经济不宽裕,得不到社会的普遍尊重,只能寄希望于以技艺撼动对方,而手艺人的洒脱豪爽中实在有一种在难以改变自己境况的情形下,肆意而为的无奈意味。

学徒制度和手艺人圈子帮助构建了一个手艺人的社会,它们对于手艺人的职业性格也有着很大的影响。手艺人作为一个社会地位相对低下的阶层,相互之间的交流和帮助需求要更多些。在行业内相互扶持,维护行业声誉和不搞恶性竞价就成为手艺人的基本行业规范。学徒制度是维系手艺人行业的重要支柱,手艺人对师徒关系极其看重,注重师徒名分,爱护工具,遵守行规也是传统手艺人的基本行为准则。

日本放弃闭关锁国的政策开始于明治维新,短短三十年就完成了近代化,拥有了向清朝甚至俄国叫板的实力。在此期间,日本社会阶层结构和物质、精神文化都被相对完整地继承下来并得到了较好地保护。反观中国,自1840年以来转型始终不畅,接连的战乱和革命运动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中断了现代中国与传统中国的联系,形成一种打散再构的局面。

社会结构的相对稳定使得日本的手工业及其职业精神有非常充分的时间来积淀和传播。手工业知识、经验的积累和传授需要很长的时间,有时候需要是很多代手艺人的传承。在传统日本社会,手艺人的儿子通常会子承父业,因此,他的人生理想自幼就是成为某一方面的好工匠,并从小进行相关的训练培养。而处于乱世中的人,朝不保夕,从事职业更多的只是混口饭吃,许多人终生也未能有机会立志,之间的差别就显而易见了。工艺精神中的重要内容如信仰、纪律、仪式等也是在长时间的师承关系中,在相对稳定的职业圈子、顾客群体的互相作用下逐渐发展起来的。比如,在工艺中要达到对天时和材料的充分了解需要多代手艺人的积累传承。如果传承中断,经验都需要重新发现和积累,有些知识一旦失传恐怕就永远失之交臂了。

日本顺畅的近代化转型保存了工艺精神,伴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传统工艺精神向新兴的工业转移。日本重视保护传统工艺和工艺精神,现代日本社会对传统工艺精神的认同和继承体现在很多方面,最广为人知的是“人间国宝”认证制度。1950年,为保护民族传统的“无形文化财”,日本颁布了《文化财产保护法》,“重要无形文化财保持者”被大众称为“人间国宝”。被文化厅认定的“人间国宝”每年会得到相应的补贴并享有特殊待遇,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

打开日本国门的佩里舰长1854年走访函馆盯的时候,对日本手工业有如下的观感:日本人在机械技术方面显示出超常的精巧细致,与他们所用工具的简陋和关于机械知识的匾乏相比,他们手工方面的技术堪称精湛。日本手工业者的成熟干练与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手工业者相比都毫不逊色,如果人们的发明创造力能够更加自由地发挥出来,日本人也会成为成功的工业国民,并且不输给任何人。一旦拥有了文明世界过去与现在所有的技能,就会作为强有力的竞争者参与到未来以机械工业的成功为目标的竞争中。佩里舰长的预言在数十年后成为现实,他所见证的工艺品质和工艺精神成为日本制造业成功的重要基石。

Last modified on 星期四, 22 5月 2014 01:08
More in this category: 日本传统工艺精神(下) »